這二天早上是被笑醒的。

話說老公的nokia 3310 已經快壽終正寢了,他又捨不得換掉他的老爺手機,上星期六我去幫他買了新手機,我實在受不了講二句話就沒電的手機。

星期六晚上老公拿到手機便一直在試它的新功能。
照相功能-拍我,但是用猩猩的相框,就是看起來像猩猩,其實是我的臉,然後他把這張照片存桌面>"<
mp3、語音撥號..等功能,等他把所有的功能都試過一遍,就開始玩手機裡的遊戲,這時我就到書房上網,讓他慢慢玩。

星期日早上,在半睡半醒之間,突然聽見老公一直在說「豬頭起床、豬頭起床、豬頭起床...」
睜開眼看見老公正拿著手機,原來是老公的手機鬧鐘響了,鬧鐘鈴聲竟然是老公自己的錄音。
聽見這樣的鈴聲,我是一直笑,一直笑,笑醒的。
豬頭起床?那...我到底要不要起床?起床豈不是承認是豬頭了?

昨天早上,在睡覺中又聽見老公一直在說「企棒賽、企棒賽、企棒賽...」(台語)
這次不用睜開眼就知道又是老公的鬧鐘,聽見一直重覆的「企棒賽」,我躺著一直狂笑。
「企棒賽」是老公每天早上起床所做的第一件事,也是有時我們在賴床時我會對他說的話。

只是,這樣的鬧鐘聲音,會不會太不雅了?
創作者介紹

幸福的滋味

cherry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